開講啦Selina演講稿(下):拍戲遭遇爆炸事故后

  我其實是一個非常幸運的女生,因為大學二年級,我就出道了。出道之后的我,唱片一張一張地出,成績還不錯,應該不錯吧?

  (觀眾:很好。)

  很好要你們講,我不能講。成績還不錯,然后唱片一張張地出,演唱會一場一場地開,我的事業一帆風順,而且我認識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姐妹,就是Hebe(田馥甄) 和Ella(陳嘉樺)。那個時候我常常會覺得,我的人生怎么會這么地幸運,更幸運的是,在這個時候,我遇見了我的都敏俊教授,也就是我的先生——阿中。

  我先生是一位律師,在2010年的演唱會上,阿中當眾跟我求婚了。他不承認那是求婚啦,但是其實那就是求婚。那一刻,我覺得我是全世界最幸福最幸運的,我覺得我非常地幸福

  因為我決定要結婚了,所以我想在婚前,給自己一個代表作,所以就決定接了我人生的第一部自己演的戲。

  那天要拍一場爆破戲,你們也知道,因為那場戲我受傷了。其實就是很像電影里面,我們看到那種爆炸的畫面,人整個會是呈現一種就是像黑炭熏過的樣子,所以我的臉是黑的,我的頭發那時候高溫,因為熱,瞬間卷曲變成像短發一樣。那個時候我竟然還有心情請我助理拍照,不知道為什么,我叫我助理拍了一張照,后來同事們看到那張照片,他們說照片里面的我很像蕾哈娜。

  我受傷的總面積是54%,其中41%是三度燒傷,我的雙腿就占了36%,其余的腰部5%,然后剩下的13%是淺二度燒傷。其實我的腿就是除了我的腳趾頭跟腳底板之外,兩條腿是環狀全毀的三度燒傷。

  百分之54%的燒傷等同于只有46%的存活幾率。但是那個時候的我并沒有意識到自己是在這樣危急的狀態,所以我一開始住院的時候,還非常地樂觀,我甚至會搞笑地逗身邊的人開心。

  我那時候因為要手術,都會注射嗎啡。我跟阿中開玩笑說:“你看,我這一輩子終于合法吸毒了。”然后我還說:“如果我以后出院了,我要當反毒大使。”因為沒有人比我更有說服力。然后阿中拿了DV機錄,我就對著鏡頭說:“你,好手好腳的吸什么毒啊?你有大面積的燒燙傷嗎?如果沒有,你就不要吸毒!”我那時還對著鏡頭比劃這些東西。

  然后我住院的時候,因為怕感染,所以傷口全部都是用紗布跟繃帶包起來的。包的程度呢,就是從頭到腳全部包起來,我就說我自己那時候很像木乃伊,只有露出的眼睛、鼻子、嘴巴,然后我就跟阿中說:“老公,你看,我現在是名副其實的巴掌臉呢。”

  但是我的身體狀況并沒有因為我的樂觀而好轉。因為那個時候的我,身體開始出現感染的癥狀,我一直發著高燒。因為人的皮膚是沒有辦法捐贈的,也沒有任何動物可以移植,只能用自己身上好的皮膚進行移植。因為我身上已經沒有多少好的皮膚了,所以我能移植的就是頭皮。把頭皮一條一條地取下來,把它放大四到六倍,然后盡量地覆蓋在我曝露在外面的傷口。我還記得那天我自己主動跟護士說,我想要坐著換藥。因為之前我都是躺著換藥,那天我就心血來潮,我也不知道為什么。我就跟護士說:“我想坐著換藥。”

  那天是我第一次看到自己植皮后的雙腿。因為我是用頭皮補的,頭皮你們能想象就是一個洞一個洞的,然后我是把它放大,所以它的樣子就是呈現一格一格的,有一點像是穿著網襪,然后顏色是有深有淺的。但是我其實第一次看到的時候,我覺得那個不像是活人的腿,因為看起來就是很血肉模糊。那個時候我記得Lady Gaga(史蒂芬妮)還有穿一個深肉裝,我的腿那時候就是長那個樣子。

  我印象還很深刻是有一次,我可以進步到水療,就是洗澡。水退了,但是很多(水)還留在我腿的格子里,就是一格一格的,一個小水洼,還是小水珠。然后我就這樣看著呆了一下,我說我的腿怎么會變成這樣,我說:“她們好丑。”我現在講到還是很難過,可是那個時候,阿中他真的很棒,他安慰我的說法,我到現在還記得很清楚。他跟我說:“你不能嫌它們丑啊,它們都是你的皮膚,跟你身上其他的皮膚一樣,只是先來后到而已,它們比較晚來,但是你要一視同仁地對待它們。而且你的補皮是醫生每一塊親手很小心地幫你補上去的,所以你要特別地呵護它們,也因為它們,你才可以活下來,所以你要感謝它們。”阿中那時候跟我講那些,我覺得很受用,因為我都把它記在心上了。

  住院一個半月后,有一天復健老師叫我坐在床櫞,然后慢慢地把腳垂放,然后他再鼓勵我試著站起來一秒鐘,我可以坐到旁邊的輪椅上。然后我就在護士的攙扶下站起來了,因為那時候已經臥床一個半月,所以我的肌肉是完全萎縮的,而且很多組織也在清創中被去除了,所以我站起來的那一秒鐘是腿非常軟,然后很奇妙的感覺,我就慢慢地坐到輪椅上。坐到輪椅上之后,我很興奮,雖然我很興奮,但是我的腳很不習慣。地心引力的關系,讓我的血一直往腳沖,很像成千上萬只的螞蟻在腳邊爬,所以我雖然坐在輪椅上,我一直踢一直踢,一直抖腳一直抖腳,然后邊抖邊興奮地哭了。我因為很興奮,我有比一個贊,其實我很開心,那是我第一次離開我的病床。

  跨年那一天比較特別,因為那天我的家人,爸爸、媽媽、妹妹、阿中都特別來陪我,然后要快倒數前,我們就在看著那個跨年的節目。我就拉著阿中邊復健邊跳舞,然后嘴巴還哼著《新年快樂》的歌曲。結果拉著拉著,跳著跳著,阿中突然就把頭埋進我的肩膀,原來他哭了,不知道是因為我唱歌唱得不好聽,還是什么的。他大哭了,然后我也抱著他痛哭,我們把那一年承受的所有不平、憤怒、不理解,把所有的情緒都在那秒鐘宣泄出來。倒數十秒的時候,我們吼得非常得大聲,我們迫不及待地想要把這些不開心吼出來,把它丟在過去,我們迫不及待地想要迎接新年的到來,希望新的一年可以給我們新的希望,給我們更開心的人生。

  曾經在復健期間我其實有過,不要再繼續回來演藝圈的念頭,為什么呢?因為我自己很清楚演藝圈就是一個對美追求的環境,我自己知道我身上現在變成這樣,如果我要回來,我要怎么追求美,那不是一條很崎嶇很坎坷的路嗎?我不想要我這輩子又為了追求美被限制住,或是又陷入沮喪,所以我曾經覺得也許我就不要回來了。

  但是我發現,其實我可以給你們的是有別于對美的追求,是一種愿意面對現實、接受現實,并且與現實溫和共處的自在。我就決定我要開始演講,我要把我人生的特別的經歷、特別的故事,我想要分享給大家。

  我其實很訝異,我不(www.ozzksm.live)知道是怎么熬過那段期間的,我不知道我是哪來的勇氣,哪來的樂觀可以走到現在。但是我后來漸漸地發現,其實生命的奇跡就在每天一點一點的努力與進步里。

  像我以前是一個很容易淤青的人,但是現在我都跟我老公說:“老公,你看我的腿撞到,淤青也看不出來了。”然后我也會從不敢摸自己的疤痕,到現在我敢觸摸它們,而且我覺得它們非常地細跟柔。因為跟我身上這些已經三十歲的老皮比起來,這些真的是只有四歲的嫩肉,它們是我身上最年輕的肌膚,所以我很感謝它們,也很珍惜它們。有時候洗澡的時候,在看到鏡子的時候,還是會有一點點難過。我常常會告訴自己一句話,就是不要想我失去什么,而是要去想我還擁有什么,我還擁有很多,這也是我想要跟你們分享的。

  • 開講啦王潮歌演講稿:我是我的我
  • 開講啦林志炫演講稿:給理想一點時間
  • 開講啦吳曉波演講稿:最美的是不確定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