開講啦李栓科演講稿:準備好了就出發

  我知道今天來到現場的朋友們,年輕人居多,真的讓我突然之間增加了一份凝重感,但是我想我下面所講的都是實實在在的,我所見到過的自然絕美的故事。說行走改變人生,說行萬里路,賞千秋景,無論怎么樣,這樣的大詞都很多,但是我想給各位講一些很小的小詞。

  實際上我走上這條路,從我當年那會我不知道我能走上來,我也不知道我能走這么久,我第一次去青藏高原的時候,實不相瞞,也不怕各位笑話,因為那時候我聽我的前輩,我的老師在講什么是高山反應,他講了一個故事非常有意思,至今我依然記得這個故事。就是我們的營地今晚有這么多頂帳篷,這么多人入住,明天早上起來可能有人再也醒不來。我聽了這句話以后,真的很害怕,要崩潰了。我想說,我當年研究生畢業,也就23歲,我人生的花朵可能還沒開呢,假如說我就在這睡熟了,那多么可怕。所以那一晚上,我都盡量讓自己不要睡著,所以第二天早晨起來,你們能想象是什么樣的感受嗎,我是什么樣的狀態嗎?很慘,兩只眼睛腫成這樣,然后所有人哄堂大笑,我回頭一望,跟我一樣,當年畢業的,第一次參加野外考察隊的年輕人都這樣,這是我上的第一堂課。等我后來參加中國南極考察隊,如果說沒有身臨其境,你永遠感受不到那份純凈,有一天同樣是在南極上看到了幻日現象,看到天空突然掛著四個、五個、六個、七個太陽,第一次看到的時候,我想我沒所有的人,無論你有什么樣的聯想。至少說我是聯系到了,我從小到大,老師告訴我的那個后羿射日的故事是真實的,我們想一下幾千年以前,我們老祖先生活的環境,毫不夸張的講,比現在的南極北極還要干凈。所以當潔凈的時候,空氣突然降溫,空氣中游離的自由水汽變成了最小單位的結晶體,所謂的冰晶,冰晶雨降臨的時候,一系列的大氣的折射反射就把一個太陽變成了好幾個太陽。所有的我們說神話傳說,肯定不是空穴來風,一定是有過其事,這樣的話才能越幾千年而不衰。所以我確信老祖先一定看到過,看到過同樣潔凈的環境下同樣出現過這樣的景象。

  我第八次從南極回來的時候,我們是不期而遇地趕上了一個突發的這樣的一個巨大的氣旋,這個氣旋力極大,如果按照我們算臺風的十二級臺風的級數的話,它應該有20幾級臺風,因為它掀起的浪,這個浪從船后的甲板,因為我們的船有一萬多噸,大家想想,八九層樓高的一個移動平臺,我們這個船,這么大的一個船,想一想那個栓船的錨鏈,那個鏈柱有多粗,這么粗的鋼柱子,那個浪從后甲板上來之后,把后甲板包括這個鏈柱都打掉,當時我們想恐怕這一回我們都要交代在南太平洋里了。因為這個風暴是在當時的天氣預報衛星云圖上是沒有的,誰知道真是人算不如天算,它在瞬間幾個小時之內就直撲而來。當時什么感覺?船被推起了幾十米高,能感受到船被舉起來,然后下了一個浪谷,這個船,一萬多噸的巨龍,又在漆黑的水下穿上來,最幸運的是居然過來了,當時那個時候,大體上船上有100多號人,大概所有人的遺書都已經寫好了,而所有人都做了棄船的訓練。實際上這只是暫時的延續,在南大洋里面,怎么可能有坐著救生艇,坐著救生筏能活過來的,世界上恐怕是少有的。

  當然你們也會問說,像我們這樣的人,我們在戶外,我們怎么樣去規避風險,或者說當危險來臨的時候,你怎么樣去設定求生的路線,我想這是一個經驗的積累。因為我本身不是一個探險者,我也不是一個自由的旅行者。當年我有十年的經驗是為了科學考察,去那些荒蕪人煙的地方,去那些南極北極青藏高原那些地方,重要的目的是為了獲得科學數據。當危險來臨的時候,我們所有的人群,我們動物的本能反應,我記得當年1995年我們去北極點的時候,在北緯89°的剪切地帶,我們有一天,你們要知道,我們在那個地方徒步行走,每天要跳過多少個冰隙,每天要經歷過多少次這種裝車、卸車、這樣的一些負擔,等到最后說一天行走下來,我們進入營地時候,我甚至連把靴子脫下來的力氣都沒有了。不僅僅是疲勞,而是你靴子上所有出的汗包括你身體體溫融化的擠壓在你身上的雪,把你的靴子和衣服凝結在一起,所以你連脫靴子的力氣都困難。等我們有一天好不容易安營扎寨的時候,我們所有的隊員,十幾個人,突然沒有一個人說話,大家覺得說我們疲憊不堪,大家想休息,都表現得焦躁,驚慌,甚至說我們這么多天生死與共的隊友,看見誰都不順眼,看見誰都想揍他一頓。這時候我想我們經驗,最根本的我們要觀察我們的營地,我們四周的安全,我們當時的決定就是拔營而起,我們的營地是有危險的,果不其然,等第二天我新立的營地起來的時候,我們曾經的營地已經融入一片寬闊的北冰洋的洋面。在那個地方也會遇到很多的困難,你說真正遇到困難的時候怎么辦呢?我想這個時候可能瞬間的反應,靈機一動,非常重要。

  回過頭來,我們每次聚會我們都在想,我們怎么過來的,我想這就是在戶外的時候慢慢練就什么呢,練就這么幾個能力,一個是人的忍耐能力,忍受力,實際上比爬山,沙漠,戶外徒步旅行穿越沒有一樣是輕松的,我們表面上看他回來是很光鮮的,有這么多收獲,有這么多故事,去了那么多你難以想象去的地方,但是呢用我們老話來講,你只看到賊吃肉,沒看到賊挨打,他挨打的時候你根本不知道,你想都想不到。

  我記得大體上是當年我們去南極的時候,那個所謂的家屬協定書,那是迄今為止印象最深刻的,其中有一句話,大概是所有人聽到的時候,或者看到了,都會難以啟齒的,叫做“就地掩埋協議”。當你在南極出現,這類狀況,那類狀況的時候,那家屬要同意你的尸體就地掩埋,所以就地掩埋,你要掉在掛在冰上,那只能扔到冰縫里,你要掉在海上,只能從海豹洞里把你掩埋了。我們剛才說這個,我們制定這個規則,可能有悖我們的親情,但這是迫于無奈的選擇,自然界就這樣,就這么慘烈。我還記得說在北極冰面上,這樣的徒步行走最怕的是大家遇到冰裂,大家掉在冰里面,當我們掉在冰里面,我們慣常的反應第一肯定是喊救命,這常有的,但是我記得當年我們在哈德遜灣訓練那么久,我們反復訓練的第一樣就是當你聽見有人落水了喊救命,你一定要跑開,你不要沖上去。各位要知道,南北極最大的差別,南極是在陸地上,架了一個巨大的冰蓋,北極呢?是在一個厚、深,最深的地方有4千多米的一個大洋上漂著一個季節性的冰板,這個冰板隨時在開裂,隨時在(www.ozzksm.live)碰撞,融合,所以當你在那種聽見你朝夕相處,甚至說與你生死與共的隊友他喊救命救命,你為了救他,你千萬不要撲上去,像我們正常情況一樣撲上去,因為你撲上去,你只能讓這個裂開的窟窿破裂的冰面它的撕裂面積更大,本來他可能下去能有一點點時間再浮上來,你把那窟窿弄得很大,不僅你有可能掉下去,他根本不可能再有爬上來的機會。我想這個是非常困難的,如果說我們已經說好了,說下面就是這個訓練,大家都能做到,最奇怪的是在越野訓練,在走的時候,突然有人說落水了喊救命的時候,還是依然有人本能性地反應要往上撲,這個是訓練很久才能有的一種方法吧。

  反正你說,在那種地方安全和危險,我想都是相對的,但是真的就那么危險嗎?也不見得,準備好了,許多的危險自然就降低,做個簡單的比方,北極可能有北極熊,但是北極熊的數量畢竟有限,能撞上北極熊是我們的福氣,真的跟它狹路相逢的時候,所謂的嚇破熊膽,熊的膽子很小,當遇上北極熊的時候,大聲地喊叫把身上,我們身上每個人都掛有幾個能發出金屬聲音的掛件,一敲打,它早早地就跑得遠遠的,因為它膽子太小了。

  我想,在戶外,你會遇到很多很多的事情,但是我們說自然的力量,是很龐大,很殘酷的,且不要被這種龐大和殘酷嚇到,依然要去走一走,去看一看,因為那種美景,自然界的那種艷麗,你不去走,不去看,你永遠感受不到。人活一世,重要的是看見了什么,但是這種行走的勇氣,且不能用說不怕死,毫不畏懼,那就變成一種魯莽,魯莽不僅傷害了自己,也會傷害你的團隊,所以準備好了再出發,我想這是大家應該有的一種理念。謝謝!

  • 開講啦海清演講稿:人生路,我們都是新手
  • 開講啦畢淑敏演講稿:別給人生留遺憾
  • 開講啦李亞鵬演講稿:心有所愿,行而成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