開講啦廖凡演講稿堅持不是件慘烈的事兒

  真是沒有當這么多人說過話,而且我不是一個善于表達的人。可能大家都知道,前幾天我在柏林得了柏林電影節最佳男演員的殊榮。有人告訴我,我是第一個柏林電影節的華人影帝,非常榮幸!

  我想對剛過40歲的我來說,這是一個最好的生日禮物。其實這可能也是一種意料之中的事。我記得從北京出發到柏林之前,我的媽媽預祝我會成功,我開玩笑地對她說,我說我要是不得這個獎,我就不回來了。所以我得謝謝這個電影節的評委,沒讓我那么為難。當時評委梁朝偉先生念出我的名字的時候,我有點懵,就像做夢一樣,這個夢讓我等了很長的時間。所以,我謝謝《開講啦》欄目和主持人撒貝寧先生邀請我到這兒來,把這個夢和在場的年輕朋友們一起來分享。我想說的是——堅持必然有回報。

  我是上海戲劇學院表演系1993級的畢業生。我的同學有李冰冰、任泉、海一天等等等等,也算是一個明星班吧。我的同學在上學的時候就已經開始去外面拍戲,甚至是小有名氣了。那個時候我還不怎么開竅,喜歡待在學校里邊埋頭干我的,做我的戲劇創作。那個時候我在學校里邊,業務還不錯,老師都挺欣賞我的。但是他們覺得我是一個不善于交際,對人情世故都了解得不是那么透徹的、晚熟的孩子。

  他們覺得我應該多磨練。我的大學朋友們老是擠兌我,說我反應慢、不會變通 ,然后不會按照既定的生活的邏輯去行事,但是我自己覺得挺好的。可能是我性格一部分所致吧。

  大學畢業以后,也開始慢慢地涉足拍一些電視劇,什么《致命邂逅》、《將愛情進行到底》、《別了溫哥華》、《像霧像雨又像風》等等等等,把自己就混成了一個臉熟了。 那個時候會遇到熱心觀眾,在馬路上碰到我就說:“哎喲,你不是那個誰誰誰嗎?” 我一般都會回答說:“沒錯,正是在下!” 對,一下就變成誰誰誰了。

  跟我一塊合作的朋友們,他們都紅了, 周迅、陳坤、孫紅雷、陸毅、李亞鵬、小宋佳好多好多......然后那個時候每次采訪的時候,他們問我最多的問題就是:“你一起出道的朋友都紅了,你什么時候紅啊?”很多媒體的朋友就很善意地把我定位了,就說我是“金牌綠葉”、“黃金配角”。基本上對待他們我都會笑。倒不是因為無奈,因為在我看來,我每一次演出都沒把自己當成一個小配角,我每次演出我都是覺得我自己是一個男一號。我知道我心里邊特別明白,其實我缺少的是一個機會,一個完全展現自己的機會。當然紅不紅其實我并不能夠左右它,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堅持下去。

  到了2003年的時候,我拍了我主演的第一個電影。五年以后,我又主演了《一半海水一半火焰》。在這五年當中,我就拍了很多的電影或者電視劇。對自己、對電影有了一些新的認識,當然想法也就多了, 特別想得到大家的肯定。那個電影讓我得到了臺灣金馬獎最佳男演員的提名,當然結果大家也都知道,我并沒有得獎。失落肯定是有的。當你對一個作品付出了很多,而且對它期待那么高,沒有達到你的預期效果的時候,你必然會有些失落。但是這件事讓我知道:其實你應該把那些雜念都拋掉,讓自己變得更純粹一些。

  又過了五年,到了拍《白日焰火》之前,那個時候我的事業真的到了一個瓶頸期了。當時我拍戲的時候摔馬了,做了八個小時的手術。然后在這邊的肩膀,有十二個釘植在這里邊。然后那個時候,整個人就泄氣了。那個時候,自己的身體和情緒都處在一個低潮期。這恰巧跟我扮演的《白日焰火》里邊的那個警察很像,感同身受。我想我可以通過扮演這個角色,把那些感受,積壓在心里的一些感覺都釋放出來。 當然我在拍戲的那個過程當中,我也是慢慢地尋找到了自己,一個曾經丟失了的自己。我(www.ozzksm.live)拍那個戲非常地享受,而且樂在其中。希望你們有機會去看的時候,能夠和我一樣感同身受。所以我想我現在說起這些,覺得自己還是非常幸運的。沒有像大家常規意義上說的那么大紅大紫,但是我每一步走的都非常地結實。

  其實干我們這個職業,最難以忍受的就是等待。而且有的時候,你等待到最后都不知道有沒有結果,很多人就放棄了。我也和在座的年輕朋友們一樣,一樣的迷失過,一樣的彷徨過。有的時候我真的想放棄了 ,只是我沒有讓自己隨波逐流,沒有放棄。我只是堅持下來了,僅此而已。

  其實等待是一個必然經過的過程,尤其是在這么一個浮躁的社會里,我覺得這是尤其可貴的。不要一說到堅持的時候,大家都覺得很慘烈,或者是覺得有一些自憐。等待的過程、堅持的過程肯定是艱難的,但是要看你懷著什么樣的心態去面對它。當你遇到困難和挫折的時候 ,我覺得不用著急,要順應它,也許它會變成一個好事情。當然我想我拿到這個影帝,不是一個終點。它只是命運對我的一個獎勵而已,是一種認可、一種回報。它其實讓我更加確信——堅持必然有回報!謝謝!

  • 開講啦王澍演講稿:叛逆的征途
  • 開講啦陳曉卿演講稿:舌尖上的好奇心
  • 開講啦李栓科演講稿:準備好了就出發